您所在位置:首页 >> 公司厂家

中国建材检测行业大透视

2022-01-10 17:42:22 来源: 阜阳建材网

中国建材检测行业大透视近年来,房地产行业频发的“质量门”事件,使得建材检测这个原本并不太受普通人关注的行业,成为了热门行业。

据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统计,目前仅与建筑、建材有关的检测实验室就多达4600余家(个),我国的检测机构分布之广、数量之多、涉及面之宽,在世界上是罕见的。然而,在这4000多家实验室中,已找不到家具研究所、墙体研究所这些曾经存在的专业研究所的影子。

为什么国内专业研究所无法存活?在短短30年的发展中,建材行业的检测机构经历了怎样的起伏转折?当前建材检测行业存在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对此,记者采访了有着建材检测市场“东管庄、西石景山”之称的北京市两大代表性的建材第三方检测机构相关负责人,以期从他们多年来的实操经验中,对国内建材检测行业的过去与未来做一个明晰的透视,直面问题,提出一些合理化建议,在推动建材检测机构健康发展的同时,进一步减少建筑工程市场中的各种“质量门”。

前不久,国家建筑材料工业建筑五金水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主任、北京市建筑五金水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站长王巍到德国做技术交流,接待他的是一家研究所的所长。“德国研究所分得很细,比如单独研究采暖散热器就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所,而国内这种专门研究产品的研究所几乎没有。”王巍至今对这位所长的专业度赞不绝口。

“目前国内研究院对于专业产品来说,研究的深度相对不够,这是国内建材检测机构与国外检测机构的一大差距。”自1987年就已进入建筑五金水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的王巍,可以说是经历了国内检测机构的起步、困难、快速发展的各个阶段。

三大因素促行业发展

据了解,中国的检测机构成立历史并不长,从形成到今天大约经历了近30年的时间,而且大都是从实验室演变而来的,建材检测行业也不例外。解放初期,我国曾经成立了少量的基础检验实验室,主要承担进出口商品的检验工作。这就是当今检测机构的雏形。

到了20世纪80~90年代,中国检测机构才有所发展。20世纪80年代,国内曾一度面临着质量大滑坡问题,当时为了更好地抓质量问题,在1983年~1984年,国内以一些委办局的技术力量为基础相继成立了50多个质量监督检验站,比如建材质监站、轻工质检站、食品质检站等,同时也成立了一些测试中心,但数量不是太多。

进入21世纪后,尤其是我国加入WTO后,国内才逐渐出现了兴办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浪潮:私有(民营)的检验机构纷纷成立,少量国有检验机构在政府的协调下成立检验集团,国外检验机构也有部分进入国内市场。

作为检测机构演变发展的亲身体验者,在王巍看来,第三方检测机构兴起主要是得益于三大因素。

首先,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城市建设规模日益扩大,房屋建筑发展速度更是惊人,仅房屋装修工程的年产值就已超过1万亿元,其中建筑材料费用超过了60%。由此可见,中国的建筑材料需求市场是非常大的。据国内相关规定,建筑材料应用到工程中都要经过相关机构的检测认证,可以说房地产的发展也带动了建材检测机构的发展。

其次,检测机构的发展也离不开建材行业标准的逐渐完善。据了解,近几年建筑材料各个行业标准都在不断完善中,并且标准在制定中也借鉴参考国外的相关规定,使得国内标准与国际标准日益接轨。可以说,标准的完善使得质检机构的检测实施有据可依,而一些大型检测机构也开始参与标准的制定与修订,以期获得建材企业的认可度。

第三,随着我国成为世界制造大国与出口大国,出口企业也不断增多。但国外对于进口产品的管理相对比较严格,中国企业向国外出口产品,需要获得出口国检测机构的认证,没有相关的证书,产品无法出口。而出口企业获得认证的产品检测环节都是由国外检测机构把持。

“如今,我们也在跟国外检测机构对接,这样一来,国内出口企业在国内可以将产品进行检测,获得合格检测报告后,国外检测机构会派相关专家到工厂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将发给企业合格认证书。”王巍介绍,这样一来,国内企业就不必将产品拿到国外进行检测,节省了人工费、沟通费等。据了解,国外检测机构的检测费是相当高的。可以说,随着国内检测机构与国外检测机构逐步对接,国内检测机构将拿到更多检测资质,这将有利于中国的产品进一步出口到国外。

机构增多 专业度下降

如今国内检测行业面临这样一种现实:国内在与建筑、建材相关的4000多家检测机构中,已经很难找到像之前存在的家具研究所、墙体研究所等这些专门研究产品的研究所了。

“目前研究院对于专业产品来说,研究的深度相对不够,这是国内建材检测机构与国外的一大差距。”王巍一针见血地说。

据王巍介绍,如今也有一些企业在盈利后开始自己成立实验室,也有的企业与王巍探讨“是否能成立专业的研究所”。

王巍认为,这个想法很好,但是民营研究所不像一些大型国营检测机构,有国家项目划拨资金。因此,基于他之前研究所的出身,“研究所垮掉的很大原因是不能解决盈利问题。比如成立一家民营研究所,先要招10个工程师,先说如何来养活他们吧?研究一个项目是需要时间的,在这段时间里,工程师是需要工资的,并且项目结束不一定有成果,这些工资钱从哪里出?”

国内没有专业的研究所,也并不是说在所有产品的研究上都没有深度,但确定研究产品还是需要根据市场需求的。

王巍强调,作为检测机构,不是配备了设备、按照检测标准对产品做检测那么简单,有些时候,就是将产品按照标准一条一条检测下来,有些问题也不能检测出来,因为在检测过程当中需要很多技术条件。

据了解,为了更好地推动国内水龙头出口到澳大利亚,王巍所在的质检中心近一年来都在争取与澳大利亚检测机构做对接,以期承接出口企业产品检测资质。“我们研究澳标有毒性测试将近一年时间,配备的人员以博导、教授及博士生为主,还要不断到国外实验室参观、学习,就是希望对水龙头这一产品在研究深度上有一个提升,从而在检测过程中能够反映产品的真实品质,提供精确的数据。”

“除了对于有标准的产品检测需要一个研究过程之外,对于很多没有标准的产品来说,根本原因还是由于检测技术的研究不到位,这也是目前国内行业的一大缺失。”王巍补充说。

市场鱼龙混杂

在采访位于北京进阳区管庄的中国建材检验认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涂料与胶黏剂检验认证部部长乔亚玲时,正好有一个工地的相关人员过来要求撤销此前送检的单子,因为“测试周期太长了”。

“那就不做检测了吗?没有检测报告怎么应对验收?”记者问乔亚玲。

“目前检测机构没有权利要求工地必须复检,这个行为完全是工地行为,对方有权取消检测,至于如何验收就不得而知了。造成这种撤单的情况原因可能是:检测周期长,无法在短期内拿到报告导致施工停滞,可能造成工期无法按期完成。”乔亚玲回答道。

据了解,对于一些大型的检测机构,由于担负着很多政府的监管抽查任务,国家相关部门对机构的工作质量从上到下都是有监控的,可以说监督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像乔亚玲所在的检测中心,还有王巍所在单位的各个质检中心,每年都要接待十几场大型的评审,各个项目、各个中心的专项评审,不定期的飞行检查,这就要求测试机构将高标准的工作做到日常化。

但对于行业内的一些小型检测机构,由于数量众多,仅与建筑、建材有关的实验室就多达4600余家,国家的监管稍显放松,就会出现上述那些不经检测就出具报告的机构。如今,加上科技手段的进步,有些建材生产企业甚至不去检测机构,而直接伪造大型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

王巍介绍,他们质监中心曾经给广东的一家五金企业做过检测,不久后广东十几家企业都有了质监中心的检测报告。“依法打击吗?检测机构目前还没有这个权限,加上今天广东,明天湖南,检测机构也没有精力去打击。”王巍无奈地说。

鉴于行业内监管的缺失,后续的惩罚没有跟进,王巍与乔亚玲都表示,检测机构目前只能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在检测过程中保证质量与数据的准确性、科学性。

“宽进严出”与按星评级

在与国外检测机构对接中,王巍介绍,比如像美国认证机构对国内检测机构做评审,考察国内检测机构的检测业务,一般采取采信原则,即你提供的资料,包括设备、资质,业务能力,我都相信,但在今后的合作过程中不能让我发现任何一点你欺骗我的行为,这也包括设备在今后的维护、保养中是否能够达到鉴定范围内,一旦发生欺骗行为,之后所有业务都将终止与你的合作。

“这正如国外企业生产假冒伪劣产品一样,惩罚力度是空前严厉的,这样的违法成本使得企业对制造假冒伪劣产品望而却步。”王巍表示,也正是这种“宽进严出”的过程,使得国内检测机构与国外机构对接中丝毫不敢有半点欺瞒,而国外的检测机构鉴于本国的这种管理制度,也没有出现不经检测而出具检测报告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成本太高。

此外,乔亚玲认为,检测机构的成长一定要经历一个从生长到成熟的过程,而如今的检测报告并未将检测机构的真实水平反映出来,也就是报告的含金量不同。这也是如何考核如今4000多家检测机构的问题。

因此,乔亚玲提议,检测行业可以借鉴酒店星级评定制度的模式,对检测机构采取评星,而评星的依据可以从企业对机构的认可度,工程对机构的认可度,以及机构的人员素质、成立时间长短和管理的严谨性等多方面来考核。而对于刚申请下来的机构,通过审查给予一星,要申请二星或者三星,应该逐级设置门槛。这样一来,企业、消费者以及不同的工程项目可按照自己的要求选择不同星级机构,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接受社会监督,而高品质的检测机构必然会为了自己的长久生存做好每个细节的服务。而对于检测机构来说则会根据相应的星级规定不断提高各机构自身的硬件条件、人才素质、管理水平,打造高品质的公正的名副其实的检测机构。

erf电缆

erf电缆

青岛汉河电缆

友情链接